•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俗語日譯難點分析

2022-06-02 點擊:

——以《紅樓夢》俗語日譯為參考

王權
(西南交通大學外國語學院,四川成都 611756)
 
摘要:通過分析《紅樓夢》松枝茂夫全譯本和伊藤漱平全譯本中對漢語俗語的翻譯可以發現,兩個譯本中都存在無法兼顧原文中俗語形式、內容和音韻美的譯例,或著重于原文形式而在還原原文內容稍有欠缺,或著重還原原文內容而丟失原文形式,或多或少存在“不完美”。然而由于中日兩種語言間存在的不可逾越的差異以及中日兩國人民存在的思考方式差異,這類翻譯中的“不完美”的存在才應該是常態。
關鍵詞:《紅樓夢》;俗語;日譯;翻譯標準
中圖分類號:H3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5206(2022)03(a)-0050-04

Analysis on the Difficulties in Japanese Translation of Common sayings

——Taking the Japanese Translation of the Common Saying in A Dream of Red Mansions as a Reference

WANG Quan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 Southwest Jiaotong University, Chengdu Sichuan,  611756, China)
 
Abstract:Through the analysis of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colloquial sayings in Shigeo Matsueda and Souhei Ito in A Dream of Red Mansions, it can be found that there are translation examples in both versions that can not take into account the form, content and phonological beauty of the common sayings in the source text,or focus on the original form but a slight deficiency in the restoration of the original content, or focus on the restoration of the original content and the loss of the original form,sum up,more or less "imperfect". However, due to the insurmountable differences between Chinese and Japanese and the differences in the way of thinking between the Chinese and Japanese people, the existence of "imperfections" in this kind of translation should be the norm.

Key words: A Dream of Red Mansions; Proverb; Japanese translation; Translation criteria
 
     俗語作為文學作品中常見的語言形式,具有很高的語言學價值。尤其在中國文學集大成之作的《紅樓夢》中,俗語以各種各樣的形式遍布于每一個章節中!都t樓夢》東渡日本一百多年來,日本學者對于《紅樓夢》的研究從未中斷過,期間也誕生了多個版本的《紅樓夢》日譯本。其中松枝茂夫[1]及伊藤漱平[2]的《紅樓夢》全譯本在中日兩國的紅學研究中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兩位作者亦師亦友的關系也使得兩個譯本必然存在某種聯系,故該文通過分析兩個譯本對于俗語的翻譯探討俗語日譯的難點,同時也希望能夠窺探出兩個日譯本之間存在的或多或少的某種聯系。
 

1 俗語日譯

1.1研究對象的確定

      古往今來,學界對于俗語的定義一直存在較大的爭議?傮w來說,主要集中在‘俗語’與‘熟語’的包容界定,以及對于俗語之‘俗’的認識等問題上。廣義上認為俗語是粗俗語的簡稱,俗語與諺語、成語、歇后語以及慣用語等并列,統稱為俗語。狹義上認為俗語根據其具有群眾性、具有鮮明的口語性或通俗性以及具有相對的定型性這三個特點,應包括諺語、慣用語及歇后語。該文研究的俗語之‘俗’明確為通俗,因此根據溫端政對于俗語的定義,漢語語匯里為群眾所創造,并在群眾口語中流傳、結構相對定型的具有口語性和通俗性的語言單位稱為俗語[3]。根據這種認識,俗語首先應包括諺語。除了諺語之外,俗語還應該包括歇后語、慣用語,它們同樣具有俗語的性質。

1.2《紅樓夢》俗語大致情況

     學界對于《紅樓夢》俗語的研究論文不在少數,然而對于《紅樓夢》俗語的具體統計卻不多,筆者找到了三個對于俗語總體及其分類都較為明確的統計數據。
      統計一:據統計,《紅樓夢》中出現的民間用語共計200余條,其中方言俗語210條,諺語65條,歇后語12條[4]。
     統計二:據統計,《紅樓夢》中出現的民間用語共計1089條,其中慣用語863條,諺語198條,歇后語28條[5]。
      統計三:據統計,《紅樓夢》中出現的俗語共計460條,其中慣用語378條,諺語39條,歇后語43條[6]。
     上述3種對于《紅樓夢》中的俗語的統計由于《紅樓夢》底本差異,以及對俗語及其各個分類的界定方式上存在較大的差異,故其統計結果也呈現出比較大的差別。筆者以溫端政對于俗語及其各個分類的定義為基礎,并參照其《漢語俗語大辭典》,以1973年文學出版社《紅樓夢》[7]為底本,對《紅樓夢》中出現的俗語進行了統計并得到了以下的結果。      
     統計四:據統計,《紅樓夢》中出現的俗語共計361條,其中慣用語192條,諺語139條,歇后語30條。
  

2俗語日譯之難及其原因

2.1翻譯的評價標準

     縱觀古今國內外各個翻譯家及學者提出的翻譯理論,無論是嚴復的“信達雅”,魯迅提出的“信”和“順”、林語堂提出的“忠實、通順和美”、傅雷提出的“神似”還是錢鐘書提出的“化境”、乃至奈達提出的“功能對等”、紐馬克提出的“文本中心論”等等,原則上都可以歸納為翻譯的評價標準具有兩個方面的重要作用。其一作為翻譯過程的指導原則,其二是作為衡量翻譯作品的標準。一般來說,原文本有兩個重要指標:一是內容,二是形式。而俗語作為比較特殊的語言形式,往往在音韻上也很講究,因此在討論俗語翻譯的時候應當在內容和形式之外再加上一條音韻。

2.2形式翻譯之難

     俗語在形式上往往具有簡潔精煉的特點。比如:
     例1:要知道也不過是瞬息的繁華,一時的歡樂,萬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語(第十三回)  
     松枝譯文:でも、それとてただ一瞬の栄華、一時の歓楽にすぎないということを、よくよく心得ていてくださらなければいけません。あの『盛んなる宴も必ず果つるがくる』ということわざをゆめゆめお忘れにならないように!  
      伊藤譯文:それは盛んなことですけれど、かりそめの歓楽に過ぎないのだとご承知おきくださいまし。あの『宴の盛りも一と申すことわざを必ずともにお忘れなさいますな。  
      例1中,原文“盛筵必散”簡短四字就將“無論怎樣美好的事物,終必消散”的意思表達了出來。松枝譯文“盛んなる宴も必ず果つる時がくる”直譯過來就是“盛大的宴會也會有散場的時候”,雖然意思上并沒有區別,然而在言簡意賅這一層面上無法與原文相媲美。伊藤譯文“宴の盛りも一時”直譯過來為“宴會的盛況也只是一時”,相比之下在保留原文文意的同時,在形式上相較松枝譯文相對簡潔。然而受制于日語自身為“黏著語”的特點,即日語中的詞構成句的時候要借助于各種助詞,無法獨立存在。因此在簡潔性層面達不到“獨立語”屬性的漢語的程度。       
     除簡潔精煉這一特點之外,俗語在形式上存在大量修辭,比如對偶、排比、回環、頂針等;谶@些修辭的存在,俗語在形式上還具備形式美這一特點。比如:   
      例2:史湘云說他:“你放心鬧罷。先是‘單絲不成線,獨樹不成林’;如今有了個對子,鬧急了,再打狠了,你逃走到南京找那一個去。”(第五十六回)  
       松枝譯文:すると湘雲が彼に向かって、「あなたもこれからは大っぴらにお悪戯が出來るわけですね。今までは生糸一本きりでは糸成れぬ、木一本きりでは林に成れぬ』というところでしたが、こんど立派な相棒が出來ましたわね。お悪戯が過ぎて、またひどくぶたれなすったときには、南京のあの方のところへ逃げていらっしゃればよろしいわね」
      伊藤譯文:湘雲は彼に向かってこういうのでした!袱ⅳ胜郡獍残膜筏朴鹉郡颏悉氦筏摔胜毪长趣扦工。以前は生糸一本ではには縒れぬ、も一本では林になれぬ』というものでしたけれど、こんどこうして似合いのお相手もできました。大騒ぎをやらかしたあげく、またぞろひどく打たれなさったそのときには、逃げ出して南京まであちらを訪ねていらしたらよろしいわ」
      例2中,原文“單絲不成線,獨樹不成林”在形式上不僅簡潔精煉,更是上下句每字互相對照,形成對偶。再看兩個譯文中,似乎在形式上也是相對應的。然而仔細比較可以發現,兩個譯文中都不是完全對照[4]。松枝譯文 “一本きりでは糸成れぬ、木一本きりでは林に成れぬ”中“”與“”形式上不對應,伊藤譯文中“一本ではには縒れぬ、も一本では林になれぬ”中“には縒れぬ”與“林になれぬ”不僅字數不同,且使用動詞也不同,不對應。所以譯者在翻譯中文具備形式美的俗語時,由于中日漢字詞匯意義并不一一對應,且不同譯者翻譯選擇不同,故而難以做到完美還原中文原文的形式上的美感[5]。

2.3內容翻譯之難

      俗語往往多用比喻、引申等修辭手法表達意義。比如:  
     例3:當日你們原是和金陵王家連過宗的,二十年前,他們看承你們還好;如今自然是你們拉硬屎,不肯去親近他,故疏遠起來。(第六回)   
     松枝譯文:むかし當家は金陵の王家の一族に加えてもらったことがあって、二十年ほど前までは、あちらさまでもずいぶんと目をかけてくださっていたようじゃった。ところが今日びじゃ、いつのまにやらこちらの方でもひるちゅうあんばいで、ついご機嫌伺いにも行かぬもんじゃで、だんだんと疎遠になってしもうたのでしょうがな。
      伊藤譯文:以前、おまえさんとこは金陵の王家の一族に加えてもらわれ、二十年前には、あちらでもなかなかおまえさんとこの面倒をみてくださっているようじゃった。それが今日びは、無論おまえさんの方でかた意地はって寄りつこうともせぬからじゃが、遠くなる一方というわけよ。     
      原文中的“拉硬屎”比喻硬裝清高,是漢語慣用語中特有的表現形式。中日兩國之間由于社會環境、地理環境、民族心理等存在差異,因此兩國人民思考方式、看待問題的角度以及解決問題的手段都存在不同,所以反映這種認知差異的比喻、引申等語義生成方式上多少也會存在差異[8]。比如例3中原文的“拉硬屎”如果直接放在日語中,對于日語母語讀者來說很難理解,因此譯者在翻譯類似的表達時就面臨一個問題,該不該保留此類表達方式的原始形式。如果保留不加以解釋,則目標讀者難以理解,若之保留其比喻意義,則形式上有損失[9]。顯而易見,松枝譯文和伊藤譯文對于這一問題剛好是不同的選擇,其結果也不難推測[10]。   
      俗語中除了常用比喻、引申等修辭手法表達意義之外,也會經常出現文化典故。比如:   
     例4:彩霞咬著嘴唇,向賈環頭上戳了一指頭,說道:“沒良心的!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第二十五回)
     松枝譯文:彩霞は唇をかみ、賈環の頭を指さきで小突いていった!溉摔扦胜!『犬が呂洞に吠えつく(よしあしの分けもつかぬ)』くちょ、あなたは!」
      伊藤譯文:彩霞はくちびるを嚙み、環の頭を一本の指で小突いて、「恥知らず!それこそ『洞(唐の仙人呂洞。八仙の一人)さまに吠えつく犬――切な人にもさかいなしに』というものでしてよ」P913
      例4中,原文“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源自《八仙得道傳》。據記載,哮天犬私自下凡為禍人間,呂洞賓奉命去收降,哮天犬被收入法寶“布畫”后,呂洞賓擔心哮天犬困于其中被化成灰,心生慈憫,放了哮天犬出來,結果反被不知好歹的哮天犬趁機咬了一口,由此有了這個典故。中日兩國神話體系隨著其發展早已大相徑庭,因此日語母語讀者對于這一典故是難以理解的[11]。兩個譯文中都通過括號內的內容對其進行了簡單的解釋,并在文后添加注釋解釋,盡量還原了此典故內容及其意義,但在文中加注降低了譯文流暢性,文后加注加大了目的語讀者的閱讀難度[12]。但為了盡量還原原文所傳達的內容,此類方法已是上解。  

2.4音韻翻譯之難

      除了具有形式美的俗語之外,也有部分俗語通過押韻,具有音韻美。比如:
     例5:人誰不死,只要死得好。那些個須眉濁物,只知道文死諫,武死戰,這二死是大丈夫死名死節。竟何如不死的好。(第三十六回)   
     松枝譯文:人間、誰しも死なないわけにはいかないのだから、死に場をよくしなければいけない。ところが、あの鬚眉濁物どもときた日には、『文臣は言に死に、武臣は戦に死ぬ』ということしか知らぬ。この二つの死に方こそ、大丈夫が名のため節のために死ぬことだなぞといっている。そんならいっそ死なぬほうがましなくらいだよ。
      伊藤譯文:人間誰だとて死なない者があるものか。ただ死に花を咲かせるかどうかさ。あの鬚などはやした男子というやつは、文官とは死をして君をめるもの、武官とは死をしてと戦うものとのみ心得、この二とおりの死こそはあっぱれ大丈夫たるものが名節のために死する死にざまなりと思いこんでいるのだが、それくらいならむしろ死なない方がよほどましだろうよ。  
     原文中的“文死諫,武死戰”不僅形式上簡潔干練,一一對照,其上下句通過句末押韻,更是具有一種音韻美。松枝譯文保留了簡潔干練的特點卻無法兼顧形式對照,更談不上音韻美[13]。伊藤譯文中上下兩句都用“もの”結句,多少保留了原文押韻的特點,但無法完美還原[14]。
  

3 結語

     綜上所述,評價翻譯可以根據譯文對原文形式、內容及其音韻的還原情況進行判斷。然而,通過對《紅樓夢》兩個日譯本中對中文俗語的翻譯進行分析發現,譯文在努力保留原文的形式、內容和音韻美。但由于中日兩國間存在的文化背景差異、認知差異等不可避免的因素,往往很難同時還原原文的“形、神、韻”,或為保留原文形式損失意義上的傳達,或保留原文意義損失原文形式,或保留原文文化典故增加閱讀難度等。筆者并不是以一種批判的眼光來探討這些問題,而是希望更多的讀者看到跨文化跨語種翻譯中會存在這些不可避免的問題,沒有必要追求理想化的翻譯。譯者根據其翻譯目的、翻譯目標受眾等因素選擇相對合適的翻譯方法才是常態。
 

參考文獻           

[1] [日]松枝茂夫(訳).紅樓夢[M].日本:巖波書店,1978.
[2] [日]伊藤漱平(訳).紅樓夢[M].日本:平凡社,1996.
[3] 溫端政.俗語大詞典[M].北京:商務印書館,2015.
[4] 梅桐生.試論《金瓶梅》與《紅樓夢》對民間詞語的運用[J].貴州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1999(3):72-75.
[5] 劉澤權,朱虹.《紅樓夢》中的習語及其翻譯研究[J].外語教學與研究,2008(6):460-466.
[6] 獅艾力.維譯本《紅樓夢》俗語翻譯研究[D].蘭州:西北民族大學,2011.
[7] 曹雪芹,高鶚.紅樓夢[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72.
[8] 李宇宏.現代漢語多義詞詞義引申認知研究——兼論對外漢語多義詞義項網絡教學模式的構建[D].北京:中央民族大學,2010.
[9] 王希杰.漢語修辭學[M].北京:商務印書館,2014.
[10] 黃彩霞,王升遠.日譯《紅樓夢》對中國文化的解讀與翻譯——以《國譯紅樓夢》的注解問題為視角[J].紅樓夢學刊,2017(6):296-313.
[11] 戴麗.《紅樓夢》隱喻表達的中譯日研究[J].延安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6,38(6):106-111.
[12] 吳珺.伊藤漱平《紅樓夢》日譯本隱喻翻譯研究[J].中國文化研究,2017(2):170-180.
[13] 宋丹.林語堂《紅樓夢》英譯稿的日文轉譯本研究[J].曹雪芹研究,2020(2):144-158.
[14] 王菲.管窺《紅樓夢》三個日譯本中詩詞曲賦的翻譯——以第五回的翻譯為例[J].中華文化論壇,2011(5):36-42

 作者簡介:王權(1996,2-),男,四川德陽人,碩士,研究方向:日語語言文學。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文化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日本老熟老太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