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揚州清曲“融合式創新”構想

2022-05-31 點擊:
劉新宇,周心妍,賈立國
(揚州大學 文學院,江蘇揚州 225002)
 
摘要:揚州清曲作為以揚州方言為載體的傳統曲藝文化,具有極為豐富的思想、文學、音樂內涵,是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在新的時代里,由于受到多元文化的沖擊,揚州清曲呈式微之勢。將揚州清曲與流行音樂、紀錄片、音樂劇等現代藝術相融合,進行“融合式創新”,可提高揚州清曲的流傳度和影響力,使之在新時代煥發生機。
關鍵詞:揚州清曲;融合;創新
中圖分類號:J826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3(a)-0018-05
 

The Concept of Integrated Innovation of Yangzhou Qingqu

LIU Xinyu, ZHOU Xinyan, JIA Liguo
(College of Humanities, Yangzhou University, Yangzhou Jiangsu, 225002, China)
 
Abstract: Yangzhou Qingqu is one of the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s in my country, as a traditional folk-art culture with Yangzhou dialect as the carrier. But in the new era, due to the impact of multiculturalism, Yangzhou Qingqu is on the decline. Integrating Yangzhou Qingqu with modern arts such as pop music, documentaries, and musicals for integrated innovation can improve the popularity and influence of Yangzhou Qingqu, and make it revitalized in the new era.
 
Key words: Yangzhou Qingqu; Fusion; Innovation
 
     揚州清曲是以揚州方言為載體、以歌唱為唯一表現手段的傳統曲藝形式。揚州清曲歷史悠久,萌芽于元代小唱、從明代俗曲中發展開來,到清代乾隆年間到達全盛時期。[1] 在漫長的歷史發展過程中,它兼收并蓄、廣收博采,具有極為豐富的思想、文學、音樂內涵。它本是娛樂大眾的俚俗文化,從民俗中來,如今卻在快節奏的社會中慢慢變成了小眾藝術,淡出了民眾的視野。早在2006年,揚州清曲就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相關部門也早已成立“揚州清曲傳承發展研究會”著手進行對清曲的保護,并開展揚州清曲進校園活動、開設揚州清曲展示館等諸多努力,但經調查研究發現,相較于其他中國傳統曲藝,群眾對于揚州清曲的了解的程度仍然較低。
       揚州清曲是口頭說唱藝術,傳統的傳授方式是口傳心授。如其他非遺曲藝一樣,揚州清曲目前面臨的問題有專業藝人后繼乏人、影像資料不全等。受地域的限制及方言的阻隔等客觀因素影響,揚州清曲這樣的優秀的民間口頭形式非物質文化得不到社會的廣泛關注,如今僅揚州本土還有演出活動。
      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被保護下來的揚州清曲想要傳承下去,首先要力求將其精華之處原汁原味地全部保留,這是相關部門、曲藝工作者和揚州清曲研究者一直以來所努力的。但是很顯然,只有注入創新這一源頭活水,用符合當代人的審美需求的創造方式來活化非遺,將揚州清曲作為表現生活的藝術來表現新時代的生活,才能避免揚州清曲日漸淡出人們的耳畔、甚至成為絕唱。
     我們應認識到,“對于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推陳出新,應該是精神內核不變,象征符號不變,母題不變,但是表現形式卻可以而且完全應該充分的現代化”。[2]而流行音樂、紀錄片、音樂劇等現代人普遍接受的藝術,正是可以有效助力非遺曲藝存儲和傳播的現代化表現形式。因此,揚州清曲在與這些現代藝術交匯融合、進行創新后,或許可以在新時代得到更好的傳承和發展。
 

1揚州清曲與流行音樂融合構想

1.1可行性分析

      其一,隨著科技的發展和多元文化的沖擊,傳統曲藝的生命力呈現萎縮之態勢,而流行音樂則蒸蒸日上,不斷繁榮。流行音樂指的是在廣度、速度上流行于大眾的音樂,它以盈利為主要目的而創作,側重商業價值,所以它的市場性是主要的,藝術性是次要的。流行音樂形式較為靈活,沒有固定的唱法;時效性較強,通常只流行于特定的一段時間。流行歌曲的發展受科技發展的影響很大,廣播、電視等傳播媒介的成熟助推了它的發展和傳播。如今,互聯網的普及讓網絡傳播以突破時空限制的優勢讓流行音樂的發展更加迅速,也使得流行音樂備受新生代年輕人的青睞。
      其二,與揚州清曲受眾老齡化的現狀相比,流行音樂更能吸引年輕人群體,清曲中融合流行音樂元素,可擴大其受眾面、增強其生命力。揚州清曲在內的曲藝作為傳統力量,屬于“從前慢”的世界,在時代的發展中漸漸成為小眾藝術,而它的希望就在于能在年輕人中發展出一大批觀眾。不成為年輕人的審美對象,其現實的生命力就會降低,它的力量就會衰退。要想吸引年輕一代聆聽和欣賞揚州清曲并發現其所具備的獨特魅力、自覺承擔弘揚發展傳統文化的使命,就必須尋找符合年輕人審美需求的有效路徑。
      將流行音樂和傳統的揚州清曲相互融合不失為一劑良方。流行音樂結構短小、內容通俗、形式活潑、情感真摯,而揚州清曲作為地方特色鮮明的說唱曲藝可承擔敘事、抒情的雙重功效。二者的結合,正是流行與古典的碰撞,可使得揚州清曲在內容和形式兩方面尋求創新突破。一方面,可使揚州清曲本身在詞、曲、調、奏等方面獲得創新,更符合時代需求。另一方面,流行音樂便于流傳,與之結合有利于提高揚州清曲的流傳度,擴大揚州清曲的受眾。此外,當今已經進入“互聯網+”時代,數字專輯漸漸取代傳統的光盤成了新媒體時代歌手發行歌曲的主要手段,直接通過網絡渠道售賣,可供聽眾下載、欣賞,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與流行音樂融合又能有效存儲記錄揚州清曲。數字專輯也更貼合現代人,尤其是年輕人聽音樂的習慣,更能增加年輕人對揚州清曲的接受度。揚州清曲具有曲調和諧優美、伴奏新穎獨特等音樂特征[3],易與流行音樂結合,為流行音樂增加特色性元素。二者之間可以相互借鑒、取長補短,流行音樂借助揚州清曲增加文化審美內涵,揚州清曲借助流行音樂提高流傳度,這樣既使得音樂人的音樂風格獨具一格、增加文化韻味,又能吸引更多人了解揚州清曲。毋庸置疑,結合流行歌曲這種新時代大眾易接受的音樂形式,弘揚、傳播、創新揚州清曲,對于發展揚州清曲、增強群眾文化自信大有裨益。

1.2實踐分析

      近年來,不少音樂人做出將揚州清曲與流行音樂結合起來的實踐,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他們在內容與形式上對揚州清曲做出一定改變,或是改變原有的伴奏樂器,使之更現代化國際化;或是在原有唱詞基礎上增加白話歌詞,使之文白兼具,更添意趣?傊,都是在繼承中創新,使得揚州清曲更添一分現代風采。
1.2.1伴奏——融入現代元素
     《新樂府|揚州清曲》系列歌曲將爵士樂與揚州清曲結合,在不改變既有民族的傳統和韻味的基礎上,加入更具有時代性的奏樂元素, 以世界通行的音樂形式推廣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是一次對揚州清曲創新的大膽的嘗試。該系列歌曲保留了傳統清曲的唱詞,邀請專業的清曲演員用極具地方特色的揚州方言演唱,在曲調和樂器方面又做出一定改變,使得悠揚婉轉的唱腔與極具張力的演奏方式交匯融合,在古典與現代的碰撞中實現“心中有古典、耳畔有新意”。這樣的交匯融合不僅能體現揚州本土元素的獨特性,還能展現出現代文明的包容性。
      傳統的揚州清曲所用樂器主要是琵琶、二胡等中國民族樂器,而《新樂府|揚州清曲》則采用電子管風琴、薩克斯、吉他等西洋樂器來伴奏。它創新性地抽離出揚州清曲傳統聲腔的特征性旋律,將其與流行音樂中的元素混合,既保留了揚州清曲獨特的聲腔曲調特征,又便于傳唱,比較符合年輕一代觀眾的審美取向;同時,其新穎性與趣味性也讓揚州清曲原有受眾耳目一新。
1.2.2唱詞——增加白話歌詞
     此外,一些國風音樂人也力圖將清曲與流行音樂結合,使其煥發新的生命力。歌手戴荃在2021年10月發布的新歌《道情》就是對原有揚州清曲的曲詞進行再創造的產物。這首歌極具表現力,一經發行便引起一定反響。其主歌部分是歌手根據自己對《道情》中塑造的漁翁形象的理解新增白話歌詞,副歌部分是原有的揚州清曲《板橋道情》的唱詞。歌手演唱時在方言與普通話間自由切換而不顯割裂感,節奏悠緩、唱腔舒婉又飽含力量。

1.3建議

     從已有實踐取得的成果分析,新生代年輕人對揚州清曲與流行音樂融合式創新的接受度較高。很多本不熟悉揚州清曲的聽眾,聽到其偶像演唱的流行音樂中含有揚州清曲元素,從而領略到揚州清曲這一傳統曲藝文化的獨特魅力,萌生出了解它的想法,也拉近了自身與傳統曲藝的距離。由此可以得出結論:借助音樂偶像的力量推廣揚州清曲,有一定的現實基礎。
     因此,為保護揚州清曲的傳承,相關部門應采取有效措施鼓勵更多音樂人,尤其是揚州本土音樂人將具有地方特色的揚州清曲與流行音樂相互融合,進行創新式創作,充分發揮揚州清曲的藝術價值。
      已有的揚州清曲與流行音樂相融合的實踐多以原有的揚州清曲唱詞為基礎進行再創造,其實,如果能將近些年來新的清曲作品進行加工、融合,也許能產生更加意想不到的效果。
      相關部門曾發起過“十大揚州清曲填詞”征集活動,鼓勵群眾為清曲填詞,在唱詞內容上對揚州清曲進行創新。這樣的填詞活動有利于激發民眾創作清曲曲詞熱情,也有利于為揚州清曲融合現代藝術提供更多素材。
      近些年來涌現了一批優秀的揚州清曲新作。例如,在疫情期間,揚州曲藝工作者創作的《別樣的美麗》《系維揚情》《廣陵斗志昂》等揚州清曲,以“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為主題,歌頌抗疫精神和城市大愛,提振全民抗疫士氣,為共克時艱注入精神力量。此外,《揚州是個好地方》《大運風雅頌》等清曲記錄了新時代揚州的風土人情、反映了揚州城市精神面貌,也是揚州清曲新興佳作。當然,在創作新詞時,也要做到守正創新,要充分考慮揚州清曲唱詞注重意境的營造、細節的描寫,以通俗為本色的語言特色;不可脫離揚州清曲的本體特征而盲目創新,避免去方言化等傾向。
       此外,要想有利于揚州清曲的進一步發展,相關部門應安排專人將現有的曲詞、曲調資料收集整理并做成方便檢索的電子數據庫,便于音樂人進行曲詞的創新,也便于學者研究。
 

2揚州清曲融合紀錄片創新構想

2.1可行性分析

      紀錄片是以真實生活創作素材的藝術形式,它通常以真人真事為表現對象,并對其進行藝術的加工以展現其真實本質、引發觀眾的思考,具有審美價值。將揚州清曲融入紀錄片中,可以很好地記錄揚州清曲,從而引發人們對揚州清曲的觀察和思考。
      揚州清曲題材多樣、曲目豐富,內容包括歷史傳說、風俗習慣、社會生活,以及男女愛情故事。[4]它繼承民俗文學自《詩經》以來的現實主義傳統,記錄了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呈現出豐富多樣的世俗民情?梢哉f,揚州清曲對社會生活做出了審美化的反映。不僅如此,揚州清曲還曾演繹《紅樓夢》《水滸傳》等古代名著及經典戲曲故事,因此在介紹這些小說戲曲等的紀錄片中加入揚州清曲,更能增添其韻味。
      由于地域的限制,揚州清曲這樣的優秀的民間非物質文化得不到廣泛關注。但在當今這個數字影像化時代,電影作品可以結合文字、聲音、畫面,動態地給觀眾展現出完整的故事,以紀錄片的形式更可以直觀呈現揚州清曲的起源、發展、興衰、現今的傳承狀況,從而全面、真實、客觀的展示出揚州清曲的真實面貌,讓全國甚至全世界對曲藝文化感興趣的人們都有機會了解揚州清曲,并幫助他們對揚州清曲進行接受和審美評價,從而助力非遺傳承和研究,保留非遺記憶。揚州清曲與紀錄片結合的影視化敘事,可以使接觸過揚州清曲的曲藝愛好者根據審美經驗喚醒審美記憶,而沒有接觸過揚州清曲的觀眾被塑造記憶。當集體記憶通過藝術審美被喚醒或塑造后,揚州清曲就變得更加鮮活、動人。

2.2實踐分析

      以揚州清曲為題材的紀錄片作品數量較少,曾有學生以揚州清曲為題材創作過微型紀錄片,這是一個有益的嘗試,可惜未能在央視這類大平臺上播放。在其他音樂文化類節目中,偶有涉及揚州清曲,但都并非專門介紹揚州清曲的紀錄片。
      此外,在揚州的相關紀錄片中,揚州清曲的存在感相對較低。2014年央視紀錄片《舌尖上的中國·心傳》在介紹揚州評話藝人楊明坤的家宴時,提到了揚州評話這個流傳四百多年的民間說唱藝術。2019年,央視紀錄片《記住鄉愁》播出了揚州東關街專集,深入挖掘揚州城的文化底蘊和精神傳承,其中也提到軍旅歌手湯非受到揚劇的浸潤,打開了藝術的大門。然而,作為與揚州評話、揚州彈詞并稱“三朵金花”之一的揚州清曲,在各類介紹揚州的紀錄片作品中卻很少被提及。
      目前還沒有專門以揚州清曲為題材的成熟紀錄片作品,但是近年來與非遺曲藝相關的優秀紀錄片越來越多,為揚州清曲紀錄片的創作提供了可借鑒的范例。它們多以某個非遺傳承人為采訪對象,將藝術家的傳承故事作為主線,記錄其堅守非遺技藝、收徒傳藝、帶非遺進校園和社區等方面的情況。此外,還展現特定曲藝藝術的前世今生、主要特征、留存狀況,以及資源合理利用程度。
      溫州微紀錄片《甌越之華·十三弦外音》以藝術家口述的方式,記錄了溫州鼓詞非遺曲藝傳承人陳志雄的傳承實踐。紀錄片《馬街書狀元》以墜子書狀元李冬梅,三弦書狀元余書習為拍攝對象,講述了兩位老藝術家在曲藝道路上堅守和奉獻的故事。[5]這些都是傳播揚州清曲可以學習的“他山之石”。借鑒已有優秀的紀錄片的模式,進行揚州清曲主題紀錄片創作,既能使大眾在娛樂中認識、喜愛揚州清曲,又能將揚州清曲進行數字影像化的留存。

2.3建議

      鑒于目前圍繞揚州清曲展開的紀錄片較為稀缺,相關影視行業從業人員可以與清曲研究者、清曲傳承人協同合作,創作以揚州清曲為主題的相關紀錄片?烧蠐P州清曲傳承人的口述采訪、傳承實踐等材料,立體展示其生活環境、成長經歷和技藝習得、教學、傳承的歷程。也可從揚州清曲本身的發展歷史和傳承現狀的視角出發,整合不同階段的揚州清曲文獻、影音資料,向人們介紹揚州清曲。同時,揚州清曲作為揚州文化的瑰寶,也應作為揚州城市形象關鍵元素融入其他講述揚州地方文化的紀錄片中。在其他非遺曲藝紀錄片中,也可適當融入揚州清曲的介紹或展示。這樣不僅能推廣揚州清曲,還能使得相關紀錄片內容更加豐富飽滿。
      值得注意的是,揚州清曲的傳播面相對較狹窄,受眾也較少,所以在融合紀錄片時,需要要求提高紀錄片的表現力和吸引力,在敘事方面做到層次分明、條理清晰,力求吸引更多的人去關注和保護揚州清曲。
 

3揚州清曲融合音樂劇創新構想

3.1可行性分析

      音樂劇是一種現代新興的舞臺綜合藝術形式,以戲劇為源、音樂為靈魂、舞蹈為主要表現手法,具有獨特的魅力和風采。音樂劇最早在英美流行,進入中國較遲,起步較晚,但它多樣化的表現形式帶給觀眾無限的新鮮感,因而漸漸被中國觀眾接受。
      將傳統曲藝與現代音樂劇相融合進行對傳統曲藝的創新,也是一個發展揚州清曲的新思路。揚州清曲是優秀的民間說唱藝術,它曾廣泛而深刻地影響了其他音樂,揚州地方戲劇揚劇就借鑒吸收了揚州清曲豐富的音樂曲調資源。揚劇就是從同揚州清曲結合以后,才開始成為名副其實的戲曲。[6]如:銀紐絲、梳妝臺、跌斷橋、鮮花調、哭小郎等傳統的清曲曲牌,現已成了揚劇最常用的基本曲調。不僅如此,揚劇還完全吸收了揚州清曲唱法上字正腔圓和行腔上的委婉曲折等特點?梢哉f,揚州清曲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揚州觀眾對舞臺藝術的審美旨趣。
      所以,將傳統曲藝與現代化的音樂劇融合起來,將揚州清曲作為載體,植入音樂劇的現代意識和現代審美,以曲藝音樂劇的形式進行舞臺呈現,從而塑造性格鮮明的人物、講述精彩的新時代故事,能給傳統曲藝注入新鮮的時代氣息。二者的融合性創新過程中進行符合現代人審美標準的藝術敘事,是傳統藝術內核與現代音樂審美的有機結合,在帶給觀眾美的享受的同時激發其對揚州清曲的喜愛,具有一定的可行性。

3.2實踐分析

       現階段還沒有將揚州清曲融入音樂劇的先例,但國內已有不少曲藝音樂劇優秀作品可以借鑒。早在2006年就有蒙古族說唱音樂劇《草原傳奇》,將蒙古民族傳統表演藝術如“長調”“呼麥”“烏力格爾”與蒙古舞蹈、器樂演奏融合一體,用史詩般的筆調描繪出蒙古民族由神話起源到真實生活的雄渾畫面。
      近年來,也出現很多優秀曲藝音樂劇,如《錦城繡娘》《小明星》《山高水長》,展現了傳統曲藝的獨特魅力。
    《錦城繡娘》讓蜀繡、四川清音、四川揚琴、四川竹琴,這四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同臺,用大段的歌謠、舞蹈,表現蜀繡的傳承歷史和藝術價值。同時,四川揚琴與清音、竹琴的唱腔貫穿全劇,使得整個音樂劇獨具韻味。取材抗日戰爭前后的重大歷史事件,重點講述繡娘惠娘對親情、愛情和蜀錦蜀繡這一傳統文化的堅守。“四大非遺”的碰撞,讓傳統文化現出新意。
     《小明星》從全新的視角切入,用感人故事情節呈現廣東曲藝一代宗師“小明星”鄧曼薇的動人人生,表現其人性的光輝。形式上,將音樂劇、曲藝、戲曲、歌劇、話劇、電影手法融冶一爐,新穎有趣。該劇邀請星腔第四代傳人梁玉嶸領銜主演,她演唱的《花弄影》《風流夢》等名曲展現了平喉“星腔”集委婉、抒情、流暢、優美于一體的非凡韻味。
     《山高水長》提取四川曲藝曲種中更利于戲劇化表達的門類,提煉其核心要素、典型語境、特征手法,圍繞劇情需要進行創新運用。它以新時代扶貧攻堅為題材,以四川曲藝唱曲藝術為載體,稱得上是有道德、有溫度、無愧于時代的優秀曲藝作品,打破曲藝藝術的壁壘,也打開了從傳統曲藝表演節目到演活人物這條路子。

3.3建議

      同樣,應當鼓勵將揚州清曲搬上音樂劇的舞臺,讓舞臺戲劇作品借鑒揚州清曲的曲藝表演手法,融合揚州清曲中特有元素,或取材揚州知名歷史人物的真實事件、或描繪揚州非遺傳承現狀、或展現新時代揚州城市風貌,進行別具一格的曲藝音樂劇創作。要將揚州清曲成功融入舞臺劇,需要充分利用運河大劇院和大運河博物館等場地資源,鼓勵創作型人才進行優秀劇本創作,邀請專業演員進行舞臺表演訓練。這并不能一蹴而就,它需要細細打磨。
 

4結語

     “流水不腐,戶樞不蠹。”優秀的傳統曲藝在新的時代中應做出適應時代的改變,而不可一味守舊。揚州清曲融合流行音樂、紀錄片、音樂劇等創想,正是傳統曲藝融合現代藝術形式進行融合式創新的有效實踐,定能使揚州清曲在內的優秀傳統曲藝的精華部分薪火相傳,在新的時代里閃閃發光。
 

參考文獻

[1] 韋人,韋明鏵.揚州曲藝史話[M].北京:中國曲藝出版社.1985.
[2] 陳建憲.文化創新與母體重構———論非物質文化遺產在現代社會的功能整合[J].民間文化論壇,2006(4):8-14.
[3] 王一媛.揚州清曲的音樂特征及表演風格[J].南京藝術學院學報(音樂與表演版),2014(2):158-160.
[4] 王一媛,馮蕓.揚州清曲的傳承與創新[J].南通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4,30(2):93-98.
[5] 黃繼元. 馬街書會說書彈唱"書狀元"[J]. 人與自然, 2011(2):1.
[6] 成貽順.關于揚劇的發展與形成[J].藝術百家,1991(1):100-102,99. 

基金項目:國家社科基金藝術學項目《揚州清曲研究》(項目編號:18BB025),2021年江蘇省大學生創新訓練計劃項目《新時代揚州清曲傳承與發展路徑研究》(項目編號:202111117052Y)。
作者簡介:劉新宇(2001,8-),女,江蘇揚州人,本科在讀,研究方向:漢語言文學。
通信作者:賈立國(1970,11-)男,江蘇揚州人,博士,副教授,研究方向:中國詩歌史、俠文化及中國說唱文學研究,通信郵箱:yzjialiguo@163.com。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文化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日本老熟老太hd